The Best Memory

The Best Memory

Forget each kindness that you do,
As soon as you have done it.

Forget the praise that falls to you,
The moment you have won it.

Forget the slander that you hear,
Before you can repeat it.

Forget each slight, each spike, each sneer,
Wherever you may meet it.

Remember every kindness done to you,
Whatever its measure.

Remember praise by others won,
And pass it on with pleasure.

Remember all the happiness that came your way in living,
Forget each worry and distress,
Be hopeful and forgiving.

Remember good,
Remember truth,
Remember heaven’s above you.

And you will find through age and youth,
That many hearts will love you.

From a Poster

Cherish Today

Cherish Today

Take each day as it comes,
Life is stressful enough.

Do not look back
And grieve over the past,
There’s nothing much
You can do about it.

Do not worry about the future,
For it has yet to come.

As long as it is called today,
Cherish it!
Live this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And you will find each day
Worth living for.

From a Poster

清大教授「人生三願」 氣哭兒子

文章复制粘贴来源:

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53391

http://blog.yam.com/gandhilung/article/17749395

 


 

11年前幼子的家庭作業,賴建誠說出小小願望,兒子氣得說他亂講,卻拿了全班最高分。他說:如今願望沒變,一周有一半能達成就滿足…

爸爸的夢想是什麼?為了完成兒子國小二年級的家庭作業,清華大學經濟教授賴建誠曾許下人生三個願望,「吃得下飯、睡得著覺、笑得出來」。年幼的兒子 不理解,覺得爸爸亂講,急得哭出來,沒想到卻拿了全班最高分。事隔11年後,兒子也考上清大,賴建誠笑說,人生的願望沒有變,一星期內有一半時間能達成願 望,就要很滿足了。  

賴建誠表示,這篇「人生三願」在多年前曾發表在報紙副刊上,原本只是一時的誤打誤撞,卻意外地在網路上不斷傳閱轉寄,還衍伸了不同版本。甚至有大陸 民眾改寫成另一篇人生三願,還輾轉寄回自己的信箱。儘管已經是11年前的往事,但如今仍有不少人看到他就問,現在小學二年級兒子的家庭作業寫得如何?

曾有人問他,把「吃得下、睡得著、笑得出來」當作人生願望會不會太簡單了。賴建誠笑說,當人生經驗越豐富,就越能體會這三個願望真的很難。今年已 55歲的他坦言,即使如今他年過半百,也不是每天都能達成這三個願望,生活中總有無法逃避的壓力和不順。但是他更深信人算不如天算,不需要的顧慮煩惱就應 該丟掉,因為簡化的生活才是最重要。

賴建誠說,他的三個願望都很小,有時可以全部達成,有時也會無法如願。每個月、每個星期的達成率都不同,但正因為不是鴻圖大志,他每天都可問自己願望達到了嗎?

回想起當時寫這篇「人生三願」時,小兒子才念小學,賴建誠透露,為了怕兒子太丟臉,寫完之後,還特別給兒子檢查看看,把兒子氣哭的部分稍微修改了幾個字,給兒子留點面子;一晃眼,兒子已經長大成人。

賴建誠說,對於剛上大學一年級的年輕人,正是享受人生樂趣的黃金歲月,他不期望兒子現在能理解這三個願望,只希望是留給兒子在未來下半輩子慢慢去思 索品味。

賴建誠的人生三願原文重現

清大教授賴建誠今年6月建置了自己的部落格,陸續把過去發表的文章貼在網路上,也讓被網友多次改寫的「人生三願」,重新還原全貌。原文如下:

我兒子讀國小二年級上學期末時,老師給了一項作業,要他們當小記者訪問爸爸。

共有六個問題,有一大半是資料性的:在哪裡工作?負責哪一方面的事等等,其中的第5題是「爸爸的夢想是什麼?怎麼實現?」

我說「我有三個願望」,兒子用半注音半國字的方式寫下這句話,然後抬頭看著我。

「第一個願望是吃得下飯」。

他愣了一下,認為我在開玩笑,很鄭重地表示這項作業的分數,是其他作業成績的三倍,所以不能隨便。我說你是記者,人家怎麼說你就怎麼寫,既然不相信就不要訪問好了。

他無奈地寫下「第1個願望是吃得下飯」。

「第二個願望是睡得著覺」。

他這下著急了,「別人的願望都是要當科學家或是做重要的事情,你的願望連小孩子都會,你是不是想害我被老師處罰?」我又重複先前的說法:不相信就不要訪問。他急得跑去廚房向媽媽哭訴,她也同意說記者就是記錄者,不能要求受訪問者如何回答。

他擦乾眼淚寫完這句之後,抬起頭失望地看著我。

「第三個願望是笑得出來」。

這下子他失去控制了,「別人的父母都是在幫助子女,只有你才會存心害自己的小孩」。

「要不然你照我的話寫完之後,再寫一篇〈我眼中的爸爸〉附在後面,讓老師瞭解這不是你隨便寫的,而是你爸爸的本性就是如此」。

他覺得有道理,憤恨之下很快地寫了一篇沒分段的作文,我除了把注音改為國字之外,照抄如下:「我每次重要的問題要問我爸爸的時候,他都想騙我,可是 我跟他說:這是很重要的問題,他還是繼續開玩笑,我跟他說:這可是分數最高的作業,所以我爸爸做什麼事都是隨隨便便的,每次一回家,鞋子也不脫,就看電 視,而且都看摔角、相撲,都是一些無聊的電視。所以這個爸爸還要嗎?雖然他有很多缺點,但是他還是很疼我呀!我爸爸很奇怪,一下子罵人,一下子又對你好。 可能我是他兒子吧!也可能是他腦筋有問題吧!老師,妳覺得呢?」

第二天我問他老師怎麼說?他有點不好意思「老師上課時叫我到前面,說我的訪問和作文寫得非常好,給我98分,是全班最高的,比班上的模範生還高,還 把我的作文唸給全班聽」「那她有沒有說為什麼?」「她說她先生的工作最近不太順利,已經有好幾天睡不著覺,也只吃得下一點東西。你爸爸的三個願望很有意 思。」

「那你現在瞭解我不會害自己的兒子了吧?」他點點頭,可是還不能明白為什麼他老師把〈我眼中的爸爸〉拿去參加作文比賽,得到入選獎,對功課課平平的他,這是一大驚奇。

希望他在人生的旅程中,能比我晚許久才體會到:『要實現這三個願望還真不太容易。』

何谓幸福人生?一星期內只要有一半時間能達成「吃得下飯、睡得著覺、笑得出來」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