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疾病觀

来源: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7/69583.html

人生在世,似乎沒有不生病的。

  一提起得病,那些對佛教一知半解的迷信者大多會說病者是受了“報應”,必定是因為做了許多缺德的事,才導致貴體欠安。

  佛教中的一些論典將人體的疾病分為四類,對應為四種起因和治療的重點,並非每種疾病都是缺德所致,都要去燒香磕頭才能解決問題。

  第一類的疾病是由於“四大不調”所致。所謂“四大不調”,是佛法對世上的一切物質的形象比喻。中國古代道教將世上的一切歸為五行:金、木、水、火、土,而佛教則可分為地、水、火、風為“四大”。世界上的一切都可用此概念說明,如“地”可以指一切堅實的固態之物,好似道家五行之中的“金”和“土”;“水”為一切液體的總稱;“火”為一切熱源的標志;“風”為一切流動的氣態物質。

  東方哲學思想中的佛教思維方式與道教的思維方式有許多近似之處,它是抽象的,也是萬能的,無所不在的。要研究東方哲學、文化、宗教就必須要用這種概念理解事物,它雖然沒有現代科學那些分類精細、定量性的,但“陰陽五行”與“四大學說”都有著自己定性的科學體系和極高的研究價值與實用價值。它也可用於對世上萬象乃至人體的分析。

  “地”可以指人體內的骨、筋、肉、脂肪、內髒等固體物質。這一“大”不調,會產生內髒的器質性、功能性病變及骨折、腫瘤等。

  “水”可以指人體內的血、尿、唾、體液、汗、精液等流體物質。具體可指循環系統、泌尿系統、生殖系統。

  “火”可指人體內的熱度,指維持正常體溫的系統。此系統一旦紊亂,體溫即會不正常。

  “風”可指人體內的呼吸系統。若此系統不調,人體就會缺氧,就會出大問題。

  這四大有先天不調者,也有後天失養者。四者之間亦有聯系,如在一定環境中受邪“風”,即可能引起“火”大不調,體溫上升,怕冷身痛,這時人即患了“感冒”。如不加治療,有時會引起咳嗽、氣喘或肺炎,這時又會引起“風大”的不調。最為簡單的小病也多為四大不調引起,如中醫認為“火”與“水”不調,則會“上火”或“內寒”,“火”與“寒”都會引起疾病。西醫的思維方式只承認表象,不承認“火”與“寒”是“病”,這就是東西方文化的差異。

  四大不調與外界的五運六氣的不同影響有關,外界氣候與精神刺激都可引起四大不調,這一點是中國古代醫學所承認的。如長期的精神壓抑與營養缺乏、工作條件惡劣,都必然會導致四大不調。因為人體是一個自身需要不斷調節平衡的小宇宙,它也會受外界的大宇宙的影響,這種影響有時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的,任何一種打破平衡的條件都可以便人致病。

  不論是誰,這種四大不調性的疾病都是不可避免的。在一般情況下,這些疾病都是可以治愈的,都不會釀成大災大難,雖然有些是因一些小因果造成的,但也不會有大礙。而在嚴重的四大不調的情況下,也可危及生命,但這種現象的背後,定會有因果定數在起支配作用。

  第二類致病的原因是由於“飲食不周”。大多指因吃喝不適造成的消化道系統的問題。此病多從口入,引起痢疾、腸炎、飲酒過量、胃病、肥胖、缺乏某種營養、急慢性食物中毒及對某些食物過敏而引起的腸胃不適,這也是致病的一個常見因素。

  第三類致病的因素是超三維空間的致病因:“鬼神做亂”(也可稱為“不良信息擾亂”)。這種成因多讓人理解為“迷信”,使現代醫學根本無法解釋,更很難醫治。如許多精神病;死人陰魂附體的“撞克”;練外道氣功者常練的“自發動功”,招致鬼神纏繞,導致的“出偏”發狂;更有一些西醫無法查清的莫名其妙的病症。如有一病人每天晚上9點准時犯氣喘直到深夜,天亮時自然就好,不論服什麼藥都不靈。還有人每隔一個月就突然喘不上氣來,而送到醫院時,立即就莫名其妙地好了,回到家就立即犯病,來回折騰。又有人每天晚上都做夢,見有鬼神來纏,說這說那,要這要那,甚至要與人做愛,吸盜人之精氣,病人痛苦不堪,不敢入眠,有的甚至想自殺。

  鬼神為何要“作亂”?這個問題值得分析。所謂“鬼神”,是指尚未證悟成佛的靈體,佛教將此類生靈劃入“天道”與“阿修羅”道中,那些層次高的、有悲心的鬼神還好一些,他們自己修行,亦發願度人修善,或附體為人治病,為自己積德,以備資糧成仙成佛。而有些層次低的阿修羅好打好殺,這些惡鬼邪神就很復雜,他們有時也可能會為人附體治病,教人練自己的功,但多打著度人的旗號,行騙人的伎倆。如他們多為了要練功者入他們的道,收練功者的福報和“元氣”,稍不滿意就發威,“懲罰”弟子的不忠。這些弟子不悟,拼命崇拜,當心識破迷惑,氣機就搞亂之後,發病出偏就是理所當然的了,而輕者也是會常常莫名其妙、迷迷糊糊地辦錯事或失去理智。

  這類的鬼神多毫無悲心、邪惡無比,與人間的惡人沒有什麼兩樣。你若惹了他,碰了他,或是罵了他,甚至哪怕是無意之中傷害了他們,就要大禍臨頭了,輕者災難重重,重者就會攪得你寢食難安,甚至家破人亡。

  我曾遇到過練功出偏者,什麼“柳大仙(蛇精)”附體者;“胡仙(狐狸精)”附體者。發起“功”來,將家具砸得一點兒不剩,打爹揍娘,有的竟要將家中點火燒掉。有時口中念念有詞,說你前世欠我的,我要將你家搞得家破人亡!否則決不干休!可歎老父老母又欠他們什麼?為何要牽連一家人?老父老母跪在地上磕頭告求,那些“仙家”也不饒恕。還有的人練了某家氣功,後又改弦更張另投他門,於是“仙家”不干了,不許信徒“背叛”,於是乎每天麻煩不斷,那弟子只要不練原先的邪功,就會頭疼、心疼、背疼……。某大師說你若不練我的功,胡仙就會發功懲罰你,要你不得好死,聽起來真是嚇殺人!不論“弟子”如何告饒都不行。真是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請神容易送神難吶!

  第四類疾病為業力牽引所致:佛法認為世上有幾大不可思議的事,也就是說這幾種事情很難用世俗的定理思維來理解,這些現象又是存在的,明白無誤地顯現在生活之中。峨眉山的通孝上師告訴我說,這幾大不可思議的事是:

  一、法力不可思議:不論佛道、外道,只要修行人通過苦修,積攢大量的能量,就會有法力、出神通、有大特異功能。打坐、參禅、練氣、念經就會有福報,甚至移山填海、虹化放光,皆可作到,一般人見不到,故不信,見到者也覺得不可思議。科學家們見到特異功能後,由不信到信,但又無法解釋得通。它是怎麼來的?理論上如何解釋?怎麼可能人一發功就可使物質的內部粒子發生變化?特異功能的人怎麼可能會穿牆?可事實上它確實存在,能發生。

  二、藥力不可思議:誰都能理解一個人吃下一包砒霜,或吃下一包安眠藥後會是什麼結果。民間有些訓戒,如不要吃柿子時喝酒。說這樣會有“毒”,會產生食物凝聚的副作用。為什麼某些藥吃下去會使細胞發生變化?中醫說是藥的“性味”在起作用,西醫說是生物化學作用,而人的細胞一遇性味或化學作用,為什麼就會產生變化?為什麼僅僅幾毫克的氰化物就能使人致死呢?盡管現代科學已對這種現象做了充分的揭示,但人們在理解了這些科學道理之後,仍然會發出“真是不可思議”的感歎,那麼小小的一點藥物,竟能使一二百斤重的人——這種萬物之靈的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多麼不可思議!

  三、業力不可思議:而最難讓人相信,但在一切重大事件中起主導作用的是“業力”,這是最最不可思議的事,十個人有九個人不信!那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刻未到;時刻一到,一切全報”的話是中國人用來詛哭別人用的,從來不會用來衡量自己的言行,多不吉利!自己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一朝有權,殺人放火,貪污行騙,誰人敢惹!?至於下一世受報,誰人看得見?誰人相信?不論你如何苦口婆心地告誡他們不要干壞事,不要造孽,密告說干壞事這是絕對會受報的!他們就是不聽!“業在哪兒?你能拿給我看看嗎?我干了壞事,我不還是好好的嗎?他人干好事的不照樣是生活苦難重重嗎?良心是什麼?值多少錢一斤?”這是許多人心中的潛台詞。業力受報的病是一種由因緣產生的異熟果。說得好懂一點兒,就是誰在造了惡業的因之後,可能有的要等若干年、若干世以後,這個因此事而熟的果“熟”了,機緣到了,在自然界中無形的由業因造成的引力推動下,不可思議地產生了惡果,反應在疾病上就多是惡疾與絕症,而從根子上說,這就是“業力病”。

  佛經中列舉了殺、盜、淫、妄、酒五惡的報應:“殺生者,(下一世)一者多病,二者短命。”那些今生在朝氣蓬勃的青春年華中不幸得了絕症或遇其它災禍早逝的善良的好人們,可曾想過這是由於自己久往劫來殺生所造的孽,結的怨。欠債豈有不還之理,不想還也得還;那些冤死的鬼神躲在暗處咬牙切齒地向人間的仇家灑毒汁,設圈套,意置仇者於死地而後快,它們是十分懂得“血債要用血來償”這個道理的。這時候,往往那些得了絕症的人吃什麼藥也不會有效,會遭受到巨大的痛苦與折磨,甚至傾家蕩產,求天不應,喚地不靈,這種病就是“業力病”。有些因果的定數非鬼神做亂而成,有的是在你干了壞事之後,已成定數,勢在必行的了,用不著誰去推動,有些算命的鼓動如簧之舌,為了顯示自己算得靈,竟能用五行八封推算出某人在某一年齡內的某一器官得病,甚至連某人死於某種疾病也能算出來,可因何一定要得這種疾病死就無法得知了,沒有因又哪來的果?種瓜哪能得豆?定業機緣到時,業報勢如洪水,非大法力、大福德者不能使其改變,氣功師們發什麼氣也是枉然!有幾個癌症晚期的病人可以用人的氣治好?誰若拼命為人去治,只有自己自覺或不自覺地去為病人背業受報,並將自己的福報用來填補這個大黑坑,才能使病人轉危為安,否則,僅憑一點什麼氣或什麼功是絕不可能使絕症病人起死回生的。即使此氣可滅癌,可你治一個小時後,另外23小時都有毒汁灑向患處,你能24小時不間斷地發氣嗎?這23比1的結果是怎樣的,不是明擺著的嗎?外道氣功師不懂因果,想作善事是好,可因果之報豈是凡夫俗子能夠改得了的?!當然,早期癌症還是可以治愈的,而挽救晚期癌症這種絕症不用福報去改是不可能奏效的。《萬佛城》雜志上有過這樣一則報道:馬來西亞的富商吳先生與夫人來到美國萬佛城求拜宣化法師,言自己已患晚期癌症,被西醫宣布為不治之症,求助於法師,法師以慧眼見其心識中有許多冤魂惡鬼索命,紛紛向其灑毒汁。宣化法師說,這是吳先生前世殺生遭的報,今生他又喜打獵捕魚,故而欠債太多。除非下大決心戒殺,發大願度這些冤親債主,才能解決。吳先生深信不已,每日在觀音菩薩像前忏悔發願,請觀音菩薩降下甘露,解除病痛,並由宣化法師施治。兩個月後,癌症不藥而愈,滿面紅光地返回,被稱為奇跡。觀音菩薩大悲,留下了專治惡疾的手印與咒語,並發願救苦,為眾生轉可轉的定業,這是眾生惟一的希望,其余鬼神很難有這麼大的能力和願力。

  業力致病不是無緣無故的突然發生,總會有客觀上的誘因,但在同樣的誘因作用下,業力小福報大者,往往可以躲過,而福薄業重者則很難逃脫。前世殺生,今生必然受報,故而佛家首倡戒殺。

  四種主要致病之因中的前兩種容易被世人承認,而後兩種則十分難於被人接受。但是被大徹大悟的佛陀發現了,這是自然界中不可思議的一種力量,並沒有誰專門在推動它或故意阻止它,它有著自己的發展趨向和力度,宗教的專門名詞把它稱為“定數”。改起來很難,需要大量的福報和能量。就猶如有巨大的沖擊力向我們襲來,欲置我們於死地,要化掉這個力是很難的,要有方法、有技巧和把握住機遇,這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有的迷信者認為,老天和神佛都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故而病愈重,就愈虔誠,不吃藥打針,不做治療,而只是拜佛求神,實為愚蠢之極。而諸佛幫助這些人時不是僅僅拿掉病灶,而多是提供一些好因緣,使病人能找到好醫生,吃到對症的好藥,得到及時的治療,不致延誤病情。如果世人愚昧地不去治病,則等於放棄了機會。有的氣功師為人治病時不知好歹,狂傲地讓病人迷信自己的能力,不准病人吃藥治療,因而延誤病情,致死人命,特別是在農村的那些巫婆神漢們為了錢,常演出這種悲劇,已是屢見不鮮了。

  了解了四種病的原因,就應對自己的一生有個檢察,特別是力求避免後兩種致病因素出現。如果前世的因果導致出現無法治愈的病情出現,一方面要積極治療,另一方面主動在佛前忏悔自己的過失,發願修善行,請諸佛菩薩加持,盡快治愈。同時,也要將生死看開,心情豁達開朗,不可怨天尤人,否則,就是自欺欺人,於事無補。

  誰都不想得病,但人生就有災,病苦是八苦之一,人生怎能全躲過。使病苦少發生的辦法不僅是鍛煉身體,有很好的免疫力;同時也要業力小,福報大,這樣在疾病來了,也會大病化小,小病化了。而無福的人往往小病化大,大病化重,延誤機會,造成無可挽回的災難。

  生命是運動的,命運和業力也是可以改變的,在沒有遭受業報時如修有所成,積有大福報,並忏悔業力將其減至最小時,因業力而生的病是可以避免的,何況還有上師與佛菩薩保護加持呢?

  如果平時盡情享樂造業,到了危急之時,臨時去要燒香抱佛腳,多是難以奏效的。在同樣的條件下,福報大的人比福報小的人更容易躲避病災,即使有病,也很容易治愈。可見福報是人生命運中不可輕視的重要因素。

  多積福,少造業,不造業,才是避免不治之症的根本方法。病因是病毒感染、外傷等原故,而根子卻是以往的業力。不解決這個根子的話,只治了標難以治本,即使這一劫逃過,下一個劫也會難躲的。故而諸佛菩薩諸祖師都從利益眾生的角度勸眾生行善積德不造惡業,這不僅僅使當世祥和幸福,也對每個人來生有著積極的意義。客觀上對於社會的安定、人類的和平都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對於修行人來說,身體雖是臭皮囊,可又是修行之本。一個有病之軀,如何可以正常修行?風一吹就倒的人怎麼可以堅持苦修?若是在還沒修成之時就過早地病逝了,豈不可惜!

  佛對宇宙中的一切都有過精辟的分析。佛法不離世間法,對於眾生在生、老、病、死中的苦痛,佛陀十分憐憫,佛陀分析了這四種致病的因緣,告誡眾生,應該明了自身解脫疾病束縛的方法,而能趨吉避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